来自 娱乐 2022-01-12 16:07 的文章

钢琴家陈萨完成首次贝多芬独奏会巡演,计划演

  不寻常的2020年,钢琴家陈萨的生活,被粗暴地分割为疫情前、疫情后。整个上半年,所有的演出取消,当复演的好消息终于传来,陈萨带着精心挑选的贝多芬第25号、第21号、第20号、第32号钢琴奏鸣曲,于8月底登上国家大剧院的舞台,并带着这套曲目在全国多个城市巡演。前不久在深圳完成最后一场演出,陈萨心怀不舍,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她计划演完贝多芬的全部32首钢琴奏鸣曲,因为“此刻,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贝多芬的音乐”。

  贝多芬的钢琴奏鸣曲作品,乐迷最熟悉的无非是《月光》《悲怆》《热情》《暴风雨》,而陈萨此次选择的这四首曲子,大家相对陌生。四首不同时期的奏鸣曲,浓缩了贝多芬的一生——作于早期的《第25号奏鸣曲》别名“布谷鸟”,有些地方旋律感强,很像艺术歌曲;作于中期的《第21号奏鸣曲》和《第20号奏鸣曲》,前者别名“黎明”,充满勃勃的生机,后者音符简单,充满古典和精致的小趣味;而《第32号奏鸣曲》写于贝多芬丧失听力的晚年,堪称生前遗嘱。

  以演奏肖邦作品为乐迷熟知的陈萨,其实是第一次以贝多芬的奏鸣曲作为独奏巡演。恰逢“乐圣”诞辰250周年的节点,她把这次巡演视为“朝圣之路”。对作品的点滴感悟,陈萨也用文字记录下来,发布在自己工作室的微信公众号。演奏贝多芬的作品,本身需要钢琴家很长时间的积累,她觉得自己在和这套作品一起成长。

  本次巡演的一场演出,台上的陈萨演奏贝多芬《第32号奏鸣曲》时,听到观众席有吸鼻子的声音,“这是有观众在流眼泪,我觉得在那个瞬间,大家产生了共情,感受到贝多芬独一无二的精神化内涵。”《第32号奏鸣曲》第二乐章以圣咏一般的主题开始,陈萨自始至终被内心里听到的轻柔的人声合唱所打动,每个16分音符为一拍的吟唱缓入云空,因此她也时常陷入沉思,应如何在钢琴上去完善音和音之间的气息,再现如同人声一样延绵的线条。

  这一轮贝多芬奏鸣曲巡演,从八月持续到十二月,陈萨非常自信地说:“从一开始就是非常好的状态。”与观众寻求现场演奏的共鸣,一直是陈萨喜欢的状态。

  2015年,陈萨成立个人工作室,唤起了她的创造力。从这一年起,陈萨每年都会推出崭新的独奏会曲目,策划带有她个人审美的“主题性”音乐会:从全套肖邦《玛祖卡舞曲》,到德彪西《24首钢琴前奏曲》和《12首钢琴练习曲》,以及全套肖邦《夜曲》,很多都是“全集”专场。这与此前不成体系的演奏形成鲜明的对比。陈萨形容这是一个长期而更有深度的学习,“很有一种踏实的分量感,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且会有一些小小的成就感。”

  除了独奏,协奏曲和室内乐演奏同样是陈萨的心头好。陈萨非常享受与一群人合作一部作品碰撞出的火花。刚刚过去的周末,陈萨携手中国交响乐团在国家大剧院完成了杜鸣心新作第四钢琴协奏曲《觉醒》的世界首演。演出前的排练中,92岁高龄的作曲家杜鸣心和指挥夏小汤以及陈萨,就第二乐章的一小段演奏速度产生了争议,几遍磨合下来,作曲家、指挥、钢琴家的“三国语言”逐渐变成了“一国语言”。

  即将到来的2021年,陈萨将回到梦开始的地方——波兰华沙,出任第18届肖邦国际钢琴比赛评委,她是这一届肖赛最年轻的评委,也是唯一受邀的中国籍评委。2000年,初出茅庐的陈萨在第14届肖赛斩获第4名以及波兰舞曲的最佳演奏奖。20年弹指而过,肖赛记忆之于陈萨是“黄叶满地、雾气蒙蒙”的蒙太奇式浪漫片段,这么多年她始终坚持一点,“不管获奖与否,都需要面临着漫长的职业生涯中的起承转合,但最核心一点是对音乐极致的热爱。”记者 徐颢哲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