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 2022-01-15 18:13 的文章

任家萱 Selina 我做的每一件事都不是为了“讨好”

  39岁生日的这一天,任家萱顺利攀登上了玉山前峰。

  这几年,任家萱尝试了很多人生中的第一次,滑水、皮划艇、插花……她说现阶段的自己很舒服,也更加自信。

  39岁生日的前夕,任家萱(Selina)许下的愿望是顺利攀登台湾玉山前峰,电话这边的记者好奇,你的愿望怎么这么简单?任家萱却用极其认真的语气答道,眼前最看重的就是这一趟。

  这些年,爬山、跑步成了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事,她一直把山视为上天赠予的礼物,山给了她太多的自信和力量。尽管每次攀爬的过程都是抬头看不到边际,到了顶峰后又会由衷地佩服自己:“那个时候真的是自信爆棚,觉得自己超酷,付出有了回馈,简直就像‘神奇女侠’。”她提高了音调,“我之前曾对自己说,‘任家萱,山都可以爬,人生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十年前,一场发生在片场的意外改变了任家萱的后半生。时间,给了她与自己和解、坦诚面对自我的勇气。在她看来,自己都过不好的人,是没有能力去帮助别人的,她不想卖惨、不想与眼泪作伴,活得爽快,才是对生活最好的回报。

  问她如今和自己相处得好吗?伴随一串清脆的笑声:“超好的,我现在和自己相处得超好”,任家萱说。

  唱歌无法让她自在只剩下沮丧

  2018年,正在录制个人第二张专辑的任家萱突然发现自己的声音出现了状况。

  唱歌,对她而言是人生中很重要的一种绿叶元素,更是陪伴她多年、可以让她获得快乐的事情,在家、去公司、行车途中,她习惯有音乐的陪伴,无论曲风和曲种,只要有音乐在,生活就好像拍电影:“这是存在于我的生命里、不能被剥夺的东西。”但彼时,唱歌再也无法让任家萱感到自在,甚至带给她的只剩下沮丧。

  在确认自己声音出现问题的初期,她想着大概是由于连续录了七八首歌,需要休息。然而,停工一个月后,没有好转,两个月后,没有改善。她发现自己没办法控制音准,一个念头萌生:我是不是不能再唱歌了……

  那之后,任家萱只参加了两次公开演出,一次是S.H.E出道17周年音乐会,她鼓起勇气,面对粉丝,在姐妹们的帮助下,完成了表演,也将此事公开,并在社交平台上向粉丝致歉。但种种迹象表明,对于唱歌这件事儿,她的内心变得更加恐惧了。

  另一次表演是参加金曲奖30周年颁奖晚会,表演之前她需要补录一些唱段,进棚前,对于能否完成眼前的工作,她没有任何信心。最终,是陈嘉桦(Ella)陪她一起录完的,那一天,她哭了……正式表演的当天,她开口的第一句就不在状态,田馥甄(Hebe)与陈嘉桦一同拿起话筒陪她唱完了《我们》《十七》和《美丽新世界》。

  任家萱也曾四处求医,看过耳鼻喉科、做过喉镜,不断寻求歌唱老师的帮助,大家的结论一致——声带没有问题,结构也没有问题。这个结论对她而言,更难了:“如果真的是机体上的问题很好解决,因为你知道问题在哪儿。”但医生都说没有问题,她蒙了,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渐渐地,任家萱连讲话的音都拉不上来了,她真的慌了。

  不久前,任家萱的新歌《四季》上线。

  《四季》上线那天她坐在家中大哭

  从最初选定Demo、修正歌词、参与制作编曲,到见证混音的过程,刚刚推出的单曲《四季》帮任家萱实现了突破,让她不再只是一名单纯的歌者,“我好像可以第一次开口说自己全部参与其中,你会发现音乐的世界里,有很多东西可以去学习,并从中发现乐趣”。

  时间拉回今年录制单曲《四季》的前夕,伴随对自我的不断否定,任家萱“既期待又害怕”。

  失声之后,她去看过心理医生,梳理了自己一路以来看待事情的想法,即使她认为自己已经与过去的很多事情做了和解,声音还是没有改变。直到她联系到了一位唱歌老师,他告诉任家萱每个人的声音都有变声期,她不是不能再唱歌了,而是现在的音域和以前不一样了。

  “以前可能能唱到哪一个高音,现在会往下移,但只是一个变声期,依旧可以控制,我很认同这个说法,然后就是去接受它。”任家萱认真地说,既然是在变声,为什么要去责怪自己,为难自己,“可能是我和自己新的音域还没那么熟悉,处于一种磨合的状态。进录音室录《四季》时会有一些害怕,也是因为我担心万一进去表现不好、不能掌控该怎么办,所以不抱期待。”